法國作家莫泊桑曾說,「生活不可能像你想像得那麼好,但也不會像你想像得那麼糟。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

我不會告訴你要不要念MBA,不會告訴你念MBA的附加價值有多少,不會也無法幫你決定要不要念。 但你會看到我學到什麼,放棄什麼,錯過什麼,又獲得什麼。

就像莫泊桑說的,「沒那麼糟。」

目前分類:歪國人看法國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打開網誌寫下這篇的時候,我有種回到小學時代,暑假作業總是在返校日前一周才開始動筆。其實,我並不記得國小暑假作業到底是何時完成,但長大之後我學到一件事,「出來跑總有一天要還。」整整兩個月,應該是我人生中最愜意無慮的暑假,每天按時去上法文班,回家做飯然後看看影片,偶爾跟朋友去逛逛街,還學巴黎人去尼斯度了個小假。暑假正式結束,開始收心面對課業、人生、工作的考驗。這兩個月的日子,卻讓我心態改變了。

在巴黎的生活,讓我明白「慢活」的真義。

巴黎人驕傲自慢、不可一世,但是他們對於生活很有一套。

下午五六點好友相聚,一定要坐在咖啡館對著行人喝喝咖啡曬曬太陽。如果在台灣,隨便去一家星巴克還要排隊佔位子,或是只能買杯五十嵐帶著走。

下班七八點先不去吃飯,同事們相約喝小酒,談談八卦聊聊閒話。如果我還在台灣,這時候應該還在加班。

petite cuisine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台灣一月份剛結束四年來的總統直選,香港也剛結束特首選舉,不管在世界的那個地方,總統或首長大選總是牽動著人民的日常生活。法國從去年開始就醞釀了2012年的總統大選,我正式開始注意這件事情,是因為法國政府頒布法令嚴格審核外國學生畢業後的工作簽證。去年年底,正值本校畢業季,聽說一些已經有工作的同學,被政府拒簽只能兩手一攤眼睜睜的看著工作跑掉。從此之後,企業噤若寒蟬,不但減少幫留學生申請簽證,連工作機會也不開放。

 

同學說,就等吧,等到總統選舉後人心會比較安定,企業也比較知道該怎麽因應政策。話說上周末就是法國的初選,422日那天我和朋友剛好驅車巴黎採購,回到Jouy時竟然在公路上遇見難得一見的車潮。朋友們笑說,這是返鄉投票的情況。的確,這次總統大選的投票率有70.6%,雖然比過往選舉來的低,但是十位候選人卻是各有各的支持者。

 

法國總統大選採兩輪制,第一輪若未有過半的候選人勝出,則於兩周後進行第二輪投票。在422日第一輪投票,有兩個議題是目前國際媒體所相當關注的。第一、左派社會黨François Hollande(歐蘭德)獲得28.4%的支持率而現任總統右派資本主義者薩科奇則是25.5%。媒體均認為對於薩科奇來說可謂是恥辱,因為基本上法國總統幾乎是連選連任,況且這17年來都是由右派執政,不少媒體預言歐蘭德將是繼密特朗之後的左派總統,指日可期。第二,第一輪選舉第三高票(17.9%)的是極右派的女性參選人Marine Le Pen(拉朋)。這結果讓許多媒體大吃一驚,原來有640萬的法國選民決定讓國家走向極端並採取保護主義。拉朋所提出的政見包含大幅降低移民人口與脫離歐元區。這些人的投票結果,不僅代表了他們認為現任右派總統薩科奇在這五年來並未確實保護國家,同時他們認為對外策略應該更激進。

, , , , , ,

petite cuisine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