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作家莫泊桑曾說,「生活不可能像你想像得那麼好,但也不會像你想像得那麼糟。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

我不會告訴你要不要念MBA,不會告訴你念MBA的附加價值有多少,不會也無法幫你決定要不要念。 但你會看到我學到什麼,放棄什麼,錯過什麼,又獲得什麼。

就像莫泊桑說的,「沒那麼糟。」
還在挪威的時候,幫系友刊物寫的最後一篇稿子。

在挪威找到不同

二十小時的飛行,終於抵達了奧斯陸國際機場。呼吸一下挪威冷冽卻清新的空氣,告訴自己:「我來了。」從以前我就迷戀書中描寫北國的情景,生在南國、長在南國,對於北方有一種特殊而神秘的想像。有些人問:「為什麼要選擇那麼遙遠的地方?」我也帶著神秘的微笑:「因為,要找到『不一樣』。」企業管理總是提倡要創新、要創造不同,因此帶著「找到全新自己」的期望,我來到了挪威,要在一個完全不熟識的國家開始尋找「不同」。

挪威曾經是兇勇剽悍的維京人,他們乘著海盜船四處征戰。數百年之後,這群維京人卻安靜了下來,使挪威成為世界中最安穩、最愛好和平的國家之一。過去他們爭奪擄掠,侵略別人領土也發現了一些新大陸,而今二十世紀的他們,將這樣的氣魄轉換成對於生命的熱忱。北歐的管理方法和美國、日本、台灣都有很大的差別,北歐國家的管理制度提倡極度的扁平化,他們深深地相信每一個個體生而平等,也認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做決策的能力,因此對於員工的授權範圍相對寬廣。他們鼓勵下屬發表意見,管理階層和員工之間沒有距離,更因此引發了更多創新的機會與靈光一現。

在課堂上就可以發現這樣些微的文化差異。第一堂課老師介紹自己,要我們這些外國學生稱呼他們的名字,而不是「某某教授」、「某某老師」。老師與學生拉近了距離,這樣的近距離奠基於對每一個個體的尊重,認為每一個人皆生而平等,有的只是生活方式的不同。曾經有一個挪威老師說過,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來描述挪威人,那一定是Stubborn。」挪威人固執的出了名,說一是一、說二不能三,毫無商量餘地。開學前幾天,挪威管理學院給國際學生安排了四天的迎新活動,在注意事項裡面提到,如果繳交報告的時間是中午十二點,你絕對不能十一點五十九分才交,恰恰說明了挪威人的執著。挪威是一個偏向社會主義的國家,社會福利制度極好,人民習於生活在一個有體制、有框架的國家裡。二○○五年的政黨輪替,讓中間偏左的派系登上舞台,更顯出絕大多人民的偏好。不過,在管理學院交換的我,遇見了幾個挪威青年,卻對這樣的轉變無法認同。這些挪威年輕人對未來抱持著無比想像,認為祖國已經老態龍鍾,又加上政府徵稅過多,使社會失去轉動經濟的誘因。

這些青年勇於批評自己國家之餘,卻也努力尋找機會。他們對自己的未來有一番想法,有的準備畢業後要到中國發展,即使他一句中文也不會說;剛進大學的已經規劃好未來五年的生涯,並從現在一步一步踏實計畫。我發現不只是挪威青年,很多年輕人眼睛都閃爍著自信與對未來的想望。在希臘旅行的時候,我遇見了一個來自加拿大的女孩,她辭去溫哥華的工作,獨自長途旅行九個月。走到英國的時候,旅費不足就在餐廳打工賺錢,然後再繼續往南走。

生活有時就是這樣簡單。背起一個背包就可以離鄉背井,掛上一個微笑就可以向未來說嗨。我回頭想想自己,追溯自己來挪威的初衷。「要找到全新的自己。」然而我卻在這段日子從他人身上看見了屬於年輕人的活力與光芒。要找到不同很容易,要改變自己,卻很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ite cuisine14 的頭像
petite cuisine14

Random Access Memories

petite cuisine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nny
  • OYA這篇寫得真好!<br />
    我覺得挪威人很誠實,忠於自我。他們不客套,非常實際的性情我很喜<br />
    歡。可是有時候會有點太任性,很想把他們的維京腦袋敲一敲:不要這麼<br />
    任性行不行呀~<br />
    <br />
    我來到北國,想要學會的是「隨遇而安,make life easier」,但是改變<br />
    自己真的不太容易。
  • jcwang
  • 只能努力讓自己每天都有一點點不同,也可安慰自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