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布拉格遊記還沒寫完,今天仍忍不住提筆開始描述柏林。

啟程至柏林之前,對他只有去的慾望,想要完成旅行這個動作。
想看看那樣曾經堅決分裂成兩半的城市,會是怎樣的呈現;曾經阻隔同一國國民的那一道牆,如今該用怎樣的心情對待。我想看的就是這些。沒想到,抵達柏林之後,我看到更多。

柏林是個大器的城市。

你說巴黎嫵媚、布拉格嬌小、羅馬英挺、威尼斯浪漫,但是沒有一個城市像柏林這樣:「大器」。

大器。

外表來自於街道的整齊、交通運輸整備的完善、生活便利性的充足,
甚至連博物館,都聚集在一個島上,那樣工整那樣有效率。
菩提樹大道有種寧靜的坦然與壯闊,街道上的店家準時開店準時關門。連樹蔭連風聲,都彷彿帶著德國人的氣息。
即使是一名旅客,走在街上,也能輕易的融入這個城市。

大器。

內在來自於德國人的個性,如此自律而嚴謹。興奮時瘋狂不已,安靜時靜蔽無聲。

德國人不似刻板印象中的冷漠,他們看似冷酷的態度是對於生活的嚴肅。
他們對待事物的嚴謹,轉向對待人,使他們常被誤會成冷淡。
其實柏林人內心時常熱情激盪,從他們關心世足賽的程度便可略知一二。

柏林啊柏林,走到柏林時已經是我單獨旅行的最後一站。一個人的旅行已經有些疲倦。
最後一天我什麼也不做,買了一本書,就坐在路旁的涼椅,在清風下閱讀。

那個時候我似乎把柏林當成了我自己的城市、我的家,彷彿輕易地就能夠在這個城市留下。
創作者介紹

Random Access Memories

petite cuisine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