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台北的人稱呼自己為台北人,住很久的台北人,別人叫他們「老台北」。住柏林的人也一樣,他們自稱為「Berliner」。

柏林人在我的眼中有著鮮明的象徵,或許因為柏林為德國首都。所有人前面加上「柏林」兩個字,彷彿多了種不一樣的氣息。德國人原有正直不阿、嚴謹剛強的形象,再加上一種天生反骨的氣質,就變成了今天的柏林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柏林人天生反骨,天生要創造出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人生。



美麗的柏林女子。抵達柏林的第一天我走去菩提樹大道,街上許多只有觀光客會搭乘的雙層露天巴士。但我喜歡用雙腳體會一座城市。
走著走著,我面前出現了這樣一位柏林女子。穿著輕便而不失時尚,腳步輕盈手裡拿著冰淇淋舔食。燦亮的金髮飄忽不定,腰間的刺青隱隱約約。剎那間我被這個女子給迷住了。這位柏林女子如此美麗而動人,她生活在自己的國家與城市,如此輕盈如此愜意。



自以為有創意的討錢人。
柏林像世界其他城市一樣,有富有貴、有貧有疾。在柏林街頭其實也經常遇見無家可歸的人。我走過了布蘭登堡門,想去看看世足賽球迷聚會的場地,然而卻遇見了這樣一個有創意的討錢人。坐在草席上,把自己用布遮蓋起來,好像算命一樣搬弄著掌中水晶球。這算是街頭藝術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ite cuisine14 的頭像
petite cuisine14

Random Access Memories

petite cuisine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