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這麼久沒放文章,大家就知道MBA生活有多沒天沒日..

以下進入正題: 

從小在台灣長大的我,雖然習慣台灣方式的教學法,但是和外國朋友來往加上在挪威的交換學生經驗,自認為相當習慣所謂­”外國文化。來到法國才知道過去認識的外國文化多半來自主流媒體,絕大部分代表的是美國文化,因此來到法國我經歷了許多文化衝擊,接下來會一一跟各位介紹。

首先來談台灣教育制度中的"教授"角色,自從來到法國,我才知道教授在課堂上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在台灣,不管是面對大班級或是人數極少的研討課,大多都是由老師主導課程內容,純粹講解知識內容。學生也極少問問題或是主動發言。當然,或許是因為學生大多低頭思故鄉(或是吃便當),老師的責任就變成在課堂上提供知識內容,至於接受不接受,等於是修行在個人。

HEC Paris,一個典型的法國高等學校,老師非常要求課堂互動,不但要互動,你答錯教授問的問題,老師會顯露非常失望的神情。我的一門主修課程Financial Accounting(財務會計),開門見山第一堂課就立下了課堂規範:”上課不能遲到、不准出去、不准問你已經知道答案的問題。當老師開始講話超過一分鐘,只要有同學從門口偷偷溜進來,教授就會全身像洩了氣一樣,大聲抱怨"你們這樣我沒辦法上課,下次我要把門鎖起來,讓遲到的人都不能進來。” 不僅如此,課堂前絕對要求預習,沒有預習的同學被老師問到問題答不出來,老師會立刻毫不留情的翻白眼。 

不准問你已經知道答案的問題是有來源的。過去我們的認知因為不知道答案所以問問題,想尋求真正答案才開口詢問;但是在法國的文化,問問題是已經知道答案才發問,真正的原因我不知道,或許是法國人很怕被當成笨蛋吧! 也就是說,有些人問問題是為了顯耀自己而不是尋求知識,因此老師為避免浪費大家時間,拒絕回答這類提問。

在挪威則是不同情況。你在課堂上可以稱呼老師的名字(first name),上課也是來去自如。記得我在挪威交換學生的時候,老師開宗明義說,上課你遲到沒關係就進來我不會怎樣,上課上到一半你不想上了離開,我也不會怎樣。在挪威商學院上課的那段日子,沒有一個老師將課堂出席視為期末成績的一部分。甚至有老師說,不好意思下禮拜的課我們要停課,因為我和我老婆要去冬季小木屋度假。還補充一句,你們也應該要去!”

法國教授在課堂上擁有至高無上權力理所當然,畢竟課堂就是他發揮知識與力量的地方。學生若沒有學好走出去是老師的責任也是羞辱。但或許我們可以試圖了解在法國工作文化中的一些潛規則,不難發現教授這樣至高無上的權力代表的是法國最正統的文化: 階級與地位。在我們人力資源管理(HRM)課堂上提到,法國工作文化相當注重階級,上對下的關係不容破壞,下屬通常習慣聽從上司命令做事,反動的情況屬於少數。至於挪威社會對於階級觀念相當淡薄,從課堂上就可以理解,教授並不認為自己高級多少,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在台灣我則覺得老師很在乎教學評分,因此多多少少無法建立課堂威嚴;甚至隨便講一句就會被媒體拿來大作文章。在法國,大牌的老師無所不在,這也是他們尊敬老師的一種文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ite cuisine14 的頭像
petite cuisine14

Random Access Memories

petite cuisine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