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紀錄這次的劇場經驗,已經好幾次了。每每都在下筆前徘徊,內心的激盪難以言喻。我從未讀過華嚴經,在那之前對於佛經一知半解,只在心煩意亂時拿心經出來讀過。其他未曾仔細研究研讀,不過對於佛經是很有興趣的。最喜歡的作家之一蔣勳,曾經用動人文字描述悉達多太子的故事,那是我第一次和佛經或是佛的故事有了連結。

我不是一個佛教徒,或可以引用香港進念二十面體導演胡恩威,在演後座談講出的一句話:「在佛教裡沒有所謂的佛教徒。」我認為修行是一種個人志業,入世的修行比出世要難,自己的修行比利他難。一人若一生成就自己的修行,萬千人不也能成就修行?

我特別喜歡開場前布幕放下投影的文字:

「各位朋友,華嚴世界是一個莊嚴殊勝的地方。
請你在進入之前,把你的擔憂、恐懼、憂愁,
和痛苦暫時放下。把你的注意力輕輕放在呼吸上。
吸入的時候,輕輕的微笑。
呼出的時候,慢慢的放鬆。」

讀上這段文字,奇妙的讓人真的漸漸把心靜了下來。

隨後直接切入心如工畫師的主題。

心如工畫師
原曲:中國民間小調
詞:《華嚴經》經文選段
編:于逸堯@人山人海
主唱:陳浩峰

譬如工畫師,分布諸彩色
虛妄取異相,大種無差別
大種中無色,色中無大種
亦不離大種,而有色可得

心中無彩畫,彩畫中無心
然不離於心,有彩畫可得
彼心恆不住,無量難思議
示現一切色,各各不相知

譬如工畫師,不能知自心
而由心故畫,諸法性如是
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
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
應知佛與心,體性皆無盡
若人知心行,普造諸世間
是人則見佛,了佛真實性

心不住於身,身亦不住心
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第一次讀華嚴經其實不太懂得他的意思。可是搭配著這首中國民間小調,心中莫名的感動。喉頭有微微抽動哽咽,感動的眼淚在眶裡打轉。那是一種得到平靜的大感動。我身邊一位中年婦女,也是一人來看表演,當場淚流滿面,頻頻拭淚。

特別的是在舞台的左前方懸吊著一只鈴,鈴聲就穿插在整齣表演中。演後座談中導演和禪師提到兩種觀點:就舞台藝術的角度是所謂的Golden Section,讓前後左右的觀眾因為這樣的設置,得以瞭解舞台與表演的方位。

另一觀點就更加令人會心一笑了:鈴聲是一種讓你回到現實世界的憑藉。不管遊走到哪裡,這只鈴聲都會提醒你回家。

現場鋼琴演奏和演唱,對於人心的震撼是無以比擬的。

華嚴經說的是佛陀成道後,替七位菩薩所宣講的第一部佛經,其深其廣難以言喻,可以說是佛經中的經中之王。在此齣表演裡頭,充分演繹華嚴經內所形容的華嚴世界,他形容:
華嚴世界裡都是光亮、歌唱還有千瓣蓮花。千瓣蓮花中的一瓣蓮花裡,又有千瓣蓮花。然而這兩者並無大小區別,無內外之分。在華嚴世界裡,沒有大小內外這樣的形容詞。

因為講述佛經的地方太多了,有人在演後座談後發問:「請問這是一場法會嗎?」也因此胡恩威解釋,時而用中文時而用粵語,總有聽不懂的一種語言,那種語言就變成一種歌唱。

香港進念二十面體的創作,特別喜歡用光和聲音來呈現。在呈現華嚴經文的那一段,巨大的經文一個字一個字的投影在布幕上,動畫設計讓每個字有飛向觀眾的感覺,那種感覺比看立體劇場還過癮。

我也特別喜歡現場演奏的感覺,中國樂器搭配上鋼琴是美妙的結合。三位演員用粵語唸出心如工畫師的經文,更是有種歌唱的意境。
最後再說,我很喜歡後面一首粵語歌「十方一念」,歌曲流暢,歌詞通俗。當下覺得很有林夕的感覺,回家上網查,想不到真是林夕作的詞!散場時,劇院放著這首歌。我有種護送出場的感覺。好像這首歌把大家帶回現實世界,要你去體會入世,還要體會「一切唯心造」,活在當下,心就能帶領進入華嚴世界。

創作者介紹

Random Access Memories

petite cuisine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